70年前的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目前唯一健在的全程参与太原侦讯日本战犯工作的王石林老人说,新中国对日本战犯的侦讯采取了人道主义做法,没有一个不认罪。

1954年至1956年,新中国分别在辽宁和山西对关押的千余名日本战犯进行了侦讯和审判。其中,辽宁抚顺关押的969名战犯是由苏联移交过来的,而山西太原关押的136名战犯除了参与侵华战争,日本投降后,又与国民党阎锡山从事反人民内战。

86岁的王石林回忆说,为做好侦讯工作,最高人民检察署牵头,从全国检察、公安等部门抽调了300余人在北京真武庙举办了侦讯业务训练班。三个多月培训结束后,便组成了最高人民检察署东北工作团委会,并派出以副团长井助国为首的太原工作组,前往山西协助侦讯工作。

同时,山西省人民检察署会同有关部门,成立了“山西日本战争犯罪分子罪行调查联合办公室”。培训归来的王石林被分配到主任办公室侦讯小组担任组长,并且负责5名战犯的侦讯工作。

“侦讯之初,他们深受日本军国主义毒害,拒不认罪,特别是有特务身份的战争罪犯,都有反侦察能力和经历,调查难度很大。”王石林说。

王石林举例说,富永顺太郎是个老牌特务,讯问他任华北交通株式会社资业局第二交通课长和北支那交通地志室主事期间所犯罪行时,他要么沉默寡言,要么笼统交代问题,要么在证据面前不认账。

“我当时只有二十五六岁,有些急躁,局势险些失控。”王石林说,后来井助国来到,及时调整了审讯策略,从批判他的暧昧思想入手,最后切入主题,他交代了利用无线电侦收,派遣密探和伪装商店、公司等手段,窃取我国西北、西南、华中等地的情报。

虽然建国初期我国百废待兴,但仍给予这些战争罪犯优厚的生活待遇。太原战犯管理所里不仅伙食标准高,还专门设置了图书室、医疗室、篮排球场等,每周播放一次电影。

此外,日本战犯家属还可前来探视。王石林回忆说,他们把预审室腾出来,让犯人与家属同吃同住。其中城野宏的妻子城野凌子,是日本早稻田大学的教授,她曾感叹地说,“真不像在监狱里。”

1956年夏,在侦查终结时,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山西在押的次要和悔罪表现较好的120名日本战犯宣布免予起诉。在太原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上,九名被起诉公审的罪犯分别被判处8年到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得到宽大处理后,他们失声痛哭,其中寺本秀哭泣说,“只要我生命尚在,就一定誓死为和平而奋斗,以实际行动向中国人民谢罪。”

“当时跪成一片,哭成一片了。新中国太原侦讯的日本战犯最后没有一个不认罪的!”王石林说。

据介绍,免予起诉、先期释放归国的上千名战犯返回日本后,自发地组成“中国归还者联络会”,奔走呼唤,现身说法,积极推进中日友好。 (记者王学涛)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逆火而行牺牲的英雄该被致敬

如果,如果他们的牺牲可以避免而没有避免,那么对牺牲的赞美,会显得轻薄——它会在一定程度上在为类似的事情重新上演埋下伏笔。如果,如果他们的牺牲是无辜的,那么最能告慰亡灵的是,我们这些还活着的人,能够替牺牲者搞清楚,有没有人应该为他们的牺牲负责。


中国消防员应该职业化吗?

消防队员是和平时期少有的经常“上战场”的战士,他们冲锋在前,为保卫国家人民财产生命安全而牺牲。他们的牺牲绝不是可以被用来批判牺牲的工具。曾有网友揶揄:职业化确实可以减少伤亡,因为职业化以后一着火,合同制消防队员往往不冲上去,就不会有伤亡了。


破解扶老人困局应当疑撞从无

坚持“疑撞从无”以及“谁主张、谁举证”原则,的确可能让一些被撞者无法讨回公道,吃了哑巴亏,这是其弊;但它可以保证不冤枉一个好人,避免扶人者被反咬一口,不给故意讹人者以可乘之机,这是其利。总体而言利大于弊,我们只能作出“次优”选择。


当劝退“小三”成为一门生意

在一般情况下,当出现“小三”时,配偶也不尽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她们本人和亲友多会成为“小三”的劝退者。从理论上说,职业劝退师可能比一般人更具劝退技巧。但感情这种东西具有高强的坚韧性,有时一进入角色,九头牛也拉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