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原副部长罗援。图片来源于网络
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原副部长罗援。图片来源于网络

【环球军事报道】撼山易,撼解放军难!我之所以发出这样的感慨,甚至愤慨,是出于两方面原因:一是军内出现了像徐才厚、谷俊山这样的败类,试图以个人的功名利禄来侵蚀我军的肌体,腐蚀我军的灵魂;二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试图以偏概全,从外部抹黑我们这支人民的军队。不管是蛀虫内部的“空心化”还是蚍蜉外部的“妖魔化”,都难以撼动我们这支共和国的钢铁脊梁和人民民主专政的坚强柱石。

军内腐败是表象,变质变色是实质。因为贪腐与我军的性质、宗旨格格不入,背道而驰。贪腐就意味着与民争利。在我国革命战争年代,老百姓缩衣节食,硬是用手推车推出了革命战争的胜利,而如今,军内贪官以权谋私,贪赃枉法,与人民群众离心离德,他们的所得,就是老百姓的所失,这样发展下去,我军就会失去打胜仗的胜利之本。贪腐就意味着与兵抢食。我军建军的光荣传统是艰苦朴素,官兵平等。而军内贪腐分子败坏了我们的传家之宝,他们的所得,就是从士兵的嘴里夺食,再多的军费也难于填满他们的欲壑。贪腐更意味着培育懦夫,一天到晚都在想着跑官、买官的人,哪里还有精力谋打仗?一天到晚都在守着自己的小金库、将军府的人,哪里还有报国之志,杀敌之勇?因此,腐败是战斗力的第一杀手,腐败不除,未战先败。

但军内腐败不是军队的主流,人民军队的军魂仍在,传统仍在。我们既不能低估徐才厚等人的危害,也不能夸大他们的影响。这就彰显出“党指挥枪”的优越性,任何别有用心的人,谁也别想以自己的个人意志来影响这支军队,这支军队只听命于党,只服从于党和国家的最高统帅。

正因军队中有一批像总后党委这样的坚强堡垒和像刘源政委这样的忠诚卫士,才能自我纠偏,刮骨疗毒。这时候,那些人怎么不出来说“不许军人干政”了?军人不问政,毒瘤何以剔除。难道只允许“大V”涉军,对军人施放明枪暗箭,不允许军人挺身而出,捍卫红色政权?别忘了,一旦天灾降临,冲在一线的还是人民的子弟兵;一旦外敌入侵,用血肉之躯保家卫国的还是共和国的忠诚卫士。好好珍惜这支军队,爱护这支军队,我们欢迎批评监督,但绝对不能自毁长城。

到底是军队反腐重要,还是抵制颜色革命重要?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打铁首先要靠自身硬,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只要军队有了“拒腐蚀,永不沾”的抵御能力,任何糖衣炮弹都奈何我不得。但也不能低估颜色革命的破坏力,腐败是为了让你解除免疫力,颜色革命是为了要你的命,让你改弦更张,亡党亡国。由此可见,腐败与颜色革命的实质都是一样的,就是让红色政权变质。

但是,任何反军乱军的企图都是不可能得逞的。“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涤荡了腐败,人民军队将阔步前进。▲ 作者罗援

(原标题:罗援:腐败是战斗力第一杀手 非解放军主流)


军报和南方周末掐的什么架?

这恐怕是南周在舆论场中这么多次作战,离“作战”最近的一次,因为这次的主题是,解放军的单兵作战装备。


揭秘前足协副主席狱中生活

他曾经是前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中国足协副主席,现在他只是罪犯南勇。12月9日,他获得了一年减刑的法院裁定。“很社会”独家告诉您,这位前足协大佬的狱中生活。


三石撕山石

就像前女友新婚之际,原男友大肆揭她老底一样,“丁三石”与“唐山石”的“撕逼大战”正式打响。熟知丁磊的人多,还有“丁三石”戏称相送;清楚唐岩的人少,这位“唐山石”是互联网新贵。


该判无期的不只是刘铁男

诚然,刘铁男必须承担违法犯罪的代价,但是,唯有通过制度革新,才能少出现一些“刘铁男”。该判无期的除了刘铁男,还应该包括存有漏洞的机制。